一木门亭

不想说话。

临摹。
后来发现哪哪不对x……

摸鱼,感觉雄狮除了粉一点,莫名好用x……脖子那里,因为笔的原因起纸屑了……

在愤怒的边缘徘徊,这个睫毛毁了。

彻底上完色啦……感觉被我毁了,我可能会被打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