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门亭

不想

总是看着别人努力的样子,也会自以为自已仿佛很努力的样子,陋习,要改。

又有手机的我又回来了!

摸鱼,感觉雄狮除了粉一点,莫名好用x……脖子那里,因为笔的原因起纸屑了……

在愤怒的边缘徘徊,这个睫毛毁了。

大概是一个眼睛吧,摸鱼向的辣鸡……大概十分钟的那种……

        最爱这样的树。
        最爱这样的雨。

不是很懂,为什么我的首页都是凯楚的同人,我特么连凯楚是谁都不知道,黑人问号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