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门亭

不想说话。

大概是一个眼睛吧,摸鱼向的辣鸡……大概十分钟的那种……

看见有人写秦衣,突然就想写洛昂嘿嘿嘿

   才发现,我这浅薄的生活,是用谎言架起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 最爱这样的树。
        最爱这样的雨。

彻底上完色啦……感觉被我毁了,我可能会被打死

朋友的稿,我上的色,据说这是她老婆,上不好 可能会被打死